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谁有欲钱诗猜一肖网站 >

诸城政府变奶妈输血2亿 希努尔画饼子公司2年营收为0

发布日期:2020-08-01 02:13   来源:未知   阅读:

  新浪财经讯 疫情袭来,各行各业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打击,要说损失最大的一定不能忽略旅游业和服装业。

  资料显示,希努尔原为男装品牌,主营中高档西服、衬衫和服饰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2017年,雪松文旅收购希努尔,一举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达63.62%,随后公司通过一系列的买买买布局文旅产业,到2019年已基本形成文旅+男装双主业并行的局面。

  然而疫情突如其来,原本两条腿走路的希努尔突然遭受了双重灭顶打击,不仅上半年净利亏损,资金链情况也不甚乐观,赖以生存的政府补助又能维持多久,这些问题都值得投资者们密切关注。

  7月15日,希努尔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2370~3540万元,去年同期盈利715.43万元。

  希努尔解释称,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然爆发并急速蔓延,由于经济波动、行业管制和消费抑制等因素,公司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一季报显示,希努尔营业收入为2.79亿元,同比减少67.05%,归母净利润亏损0.19亿元,同比下降1117.25%,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1.39亿元。

  2017年,雪松文旅斥资获得希努尔63.62%股权,在布局文旅产业之前,希努尔的男装板块已下滑多年。自2013年公司实现12.59亿元营收之后,公司营收连续下滑,2013年~2017年,希努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59亿元、10.29亿元、10.13亿元、6.96亿元、7.7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71亿元、-0.47亿元、0.23亿元、0.07亿元、0.37亿元,毛利率则一路由2013年的37.35%下降至2017年的23.79%。

  开始发展文旅业务之后,虽然公司的营收明显上了一个台阶,但整体毛利率也被低毛利率的文旅业务拖累。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旅游业务营收为8.94亿元,2019年则升至25.96亿元,2018年和2019年旅游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7.34%、11.4%,连带着将公司整体毛利率进一步拉低,这两年的整体毛利率分别为16.61%、14.32%。

  新冠疫情突袭,全球服装行业都遭遇重大打击。耐克、Zara、海澜之家、拉夏贝尔等多家服装品牌上半年业绩下滑甚至亏损,有机构预测,中国服装市场将受到全球新冠疫情的影响损失4000亿元,虽然男装业务近年来渐渐边缘化,但希努尔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而雪松文旅寄希望的旅游板块,更是直面疫情冲击。由于上半年全国范围实施居家隔离,出行人次明显下滑,研报数据表明,2020Q1旅游板块整体承压明显,收入同比下滑49.45%,业绩同比下滑151.15%,扣非业绩同比下滑193.7%,板块整体业绩出现亏损。宋城演艺和黄山旅游一季度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86.5%、427.71%,后者当季亏损0.77亿元,而本计划IPO的华强方特也称由于疫情影响大概率上半年亏损,从而撤回了IPO申请。

  将时钟拨回疫情前,2019年全年希努尔营业收入为35.85亿元,同比增长108.4%,这已是公司连续两年营收增速三位数,净利润0.94亿元,同比下滑27.41%,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流入1.49亿元。

  分业务来看,2019年全年文旅业务营收25.96亿元,逐渐挑起大梁,占比达72.42%,而男装业务贡献9.5亿元营收,占比下降至26.5%。若按业务收入贡献来看,此时的希努尔已不能归于服装行业,而因称之为一家旅游公司。

  只是,文旅业务似乎只是看起来很美,营收飙升并不能说明公司文旅业务已步上正轨,绝大部分文旅收入由子公司广州希创投资有限公司贡献(2019年营业收入为25.41亿元)。

  天眼查显示,希创投资控股多家旅行社,这就意味着希努尔的文旅收入主要来源于旅行社业务,而非投资巨大的旅游项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四个在建项目仅香格里拉独克宗项目进度为100%,其余进度均仅个位数。

  另外,文旅业务对净利润的贡献主要来源于政府补助。其中,诸城市旅游产业发展奖励资金显得格外瞩目。

  2018年和2019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0.79亿元和0.55亿元,其中,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9824万元和7396万元。

  从明细来看,2019年绝大部分政府补助为旅游产业发展奖励资金,而这笔产业发展奖励资金来源于诸城市政府,2018年诸城市旅游局曾给予公司旅游产业发展奖励资金9739万元。2020年6月30日,希努尔再次公告,子公司诸城松旅已收到诸城市财政局以现金形式拨付的2020年度第一期旅游产业发展奖励资金2794.3万元。

  这笔政府补助受让主体是希努尔子公司诸城市松旅恐龙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2月7日,参保人数仅12人,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分别为2亿元、1.695亿元,经营范围为文化旅游开发、主题公园开发等。

  希努尔年报披露,2018年和2019年,该子公司营业收入均为0,营业利润分别为-198万元和-444万元。在建工程明细显示,希努尔拟在诸城市兴建诸城恐龙大世界项目,预算投入7.8亿元,目前仅投入3221万元,工程进度仅4.12%。

  政府补助到手,希努尔给诸城市政府画的这个恐龙大世界项目的大饼却进度缓慢,很难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全落地带来经济效益。从这个角度来说,诸城市政府着实做了一笔赔本买卖。

  而相关资料显示,希努尔本身即成立于山东省诸城市,公司的注册地址和办公地址均为山东省诸城市东环路58号。

  众所周知,旅游业前期投入巨大,且要形成一定的规模才能有稳定的现金流流入,而希努尔的文旅业务尚在前期投入筹建阶段,就遭遇疫情这一黑天鹅,资金链更是承压。

  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13亿元,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1.05亿元和0.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04亿元。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41%、31.8%、35.53%、35.91%。2020年一季度,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流出1.39亿元、现金净增加额为-0.78亿元。

  4月28日,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关于继续调整优化营销网络的议案》,将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以及不同城市商区情况,将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的不超过28家已购置商铺/房产,账面原值合计不超过8.5亿元,按市场公允价格或评估价格予以出售/出租。同日,公司还公告称拟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其他机构申请融资总额度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

  此外,公司控股股东雪松文旅也伸出援手。4月28日,雪松文旅将财务资助金额总额度由人民币5亿元增加至不超过10亿元,借款期限为24个月(自2020年9月6日至2022年9月5日)。

  业绩表现恶化,希努尔的管理层也出现了较大的变动。4月28日,希努尔连发两份公告称财务总监成保明、董事长及总经理段冬东递交辞呈,值得注意的是,成保明2019年刚刚上任,段冬东的任职时长也刚满两年。

  诸事不顺的希努尔股价一路低迷,今年2月3日以来,公司股价便一直在4~6元间徘徊,而旅游板块免税概念正热,有投资者忍不住在互动平台多次向董秘发问,控股股东雪松文旅6月28日在桂林投资的雪松文旅小镇是否涉及免税业务,甚至提议公司将证券简称由希努尔改为XX文旅、XX旅游。

  对此,希努尔董秘回应称“公司与控股股东独立经营、规范运作。股东具体经营情况以其公告为准。”

  双主业深陷泥潭,不知希努尔的中小股东们何时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呢?(文/上市公司研究院 vicky)